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奥迪用22个月“挖来了”掌管宝马技术采购的董事当CEO

来源:www.zj-sanxiong.com.cn 点击:1265

  原创汽车预言家2019.9.17我要分享

  十余年,杜兹曼在宝马从动力技术到采购、供应完成了企业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而这也是奥迪22个月“挖角”的重要因素。

  作者 | 王一萍 编辑 |王鑫

  ● ● ●

  9月15日,相关消息称宝马全球采购和供应商主管马库斯·杜兹曼(Markus Duesmann)将出任奥迪首席执行官一职。目前,宝马集团已经同意杜兹曼离职,他计划将在2020年4月1日正式上任。

  对于杜兹曼加入奥迪,这并不是一次车企简单的换帅过程。据了解,早在2018年时,大众集团已经开启了杜兹曼的挖角之路,但由于杜兹曼在宝马工作合同方面的原因,致使他最终只能推后上任奥迪CEO的时间。

  从肖特担任奥迪代理CEO职位到5个月正式转正,仅仅履行了半年的“新任CEO”之职后,如今奥迪CEO人选再次传出换人消息,杜兹曼随后将成为下一任的奥迪CEO。在整个过程中,有人评论奥迪CEO的更换太过频繁,其中甚至掺杂了一丝戏剧。

  虽然距离杜兹曼正式上任奥迪CEO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但在这位被耽误的CEO前,我们必须正视,杜兹曼的任务是什么?奥迪三年更换三位首席官的意义是什么?面对汽车行业当前的考验,奥迪的每一个动作都值得深入思考。

  1

  奥迪频繁换帅的背后思考

  法兰克福车展刚刚结束,杜兹曼即将担任奥迪CEO的消息迅速传开,这意味着在明年4月份之前,肖特担任奥迪CEO的时间只剩下半年左右,而他在任的时间也远不足一年。

  从大众“排放门”事件后,奥迪更换CEO的消息似乎一直处在行业的风口浪尖上。随着“排放门”事件的不断发酵,大众集团屡次被罚,而当时的高层也一次次被卷入其中,遭受相关执法部门的彻查。

  直至去年6月份,前奥迪CEO施泰德因试图隐瞒柴油排放调查相关证据在家中被德国慕尼黑检方逮捕。正是从那时起,时任奥迪市场和销售总监的肖特成为奥迪代理CEO。虽然此后施泰德缴纳保释金后被放出狱,但到10月份时,大众集团已经正式终止了双方合约。

  在近四个月的时间中,奥迪CEO从施泰德到肖特完成更换,这彻底结束了施泰德奥迪CEO的十年之路。如果说这次的CEO更换是形势所逼,那杜兹曼成为CEO则是奥迪所有布局中的一步。毕竟,当时肖特上任之时,杜兹曼已是他的“对手”之一,但由于个人原因,杜兹曼无法顺利上任。

  对于奥迪在短期内更换CEO,这在汽车行业中并不常见,尤其是在德国汽车制造商之中。面对奥迪的“个例”,相关分析人士认为,奥迪品牌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可以根据自身条件“自由”换帅,而非必须经过二至三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接班人培训。

  从品牌发展上看,奥迪与奔驰、宝马不同,它只是大众集团旗下一个单独的豪华品牌,相比其他两大豪华品牌而言,奥迪拥有更多的依附性,大众集团在高层管理、产品研发等各方面都将给予其便利。当奥迪人员架构面临更换的情况下,其无需因战略衔接、发展平稳等因素而有所搁置。换句话说,奥迪之所以能够在三年内三次换帅主要在于大众集团的背后支撑。

  2

  肖特注定是一个“过客”

  在施泰德离开之时,汽车行业没有进行过多的评论,似乎在位十年的他已经到了离任的时候。而对于肖特,随着杜兹曼即将上任,有人为他不值,也有人为他感到一丝幸运。

  去年6月份,施泰德被捕为奥迪CEO创造了一个新的机会。据汽车预言家了解,那时大众集团CEO迪斯眼中最适合担任奥迪CEO的人选是宝马前董事马库斯·杜兹曼,他希望杜兹曼能够接替施泰德。对于杜兹曼而言,他与宝马的合同还有近一年的时间,虽然当时杜兹曼表示由于个人原因将不再与宝马续约,但受竞业协议限制,他并不能立即上任。

  一年前,杜兹曼担任奥迪CEO进退两难。而肖特,作为奥迪的时任销售副总裁,他不仅行事低调,与“排放门”无太大关系,同时也在工作期间改善了奥迪在中国和德国经销商之间的关系,为奥迪当时的发展做出了成绩。因此才有了肖特的代理CEO,乃至转正之路。

  发展至今,杜兹曼与宝马渐渐解除合同关系,而奥迪也依然为他保留着CEO之位,使其能够在明年4月份顺利上任。从这一方面看,肖特成为奥迪CEO只是临时之举,或许起初之时,奥迪就已经将肖特作为CEO的一个过渡。

  除此之外,在肖特任职CEO的一年多时间中,奥迪的战略发展、财务营收并未实现突破性进展。作为销售出身的汽车高管,肖特只是在短期提升全球化销售规模,发挥奥迪产品线丰富优势。或许,肖特自身的工作经验也注定了他在CEO职位上的时间仅有一年。

  3

  杜兹曼“回归”奥迪

  相隔一年多,杜兹曼终究要回到奥迪CEO的位置上。

  杜兹曼是奥迪CEO的第一人选,这是奥迪在一年之前的重要规划,也是未来战略发展的重要一步。在外界看来,从宝马的高层领导到奥迪CEO,杜兹曼的工作属性决定了他是奥迪当下最适合的领导者。

  在杜兹曼不到三十年的工作履历中,他已经在奔驰、宝马两个豪华品牌中任职,加之明年4月份成为奥迪CEO,杜兹曼或将成为汽车行业中少有的经历过BBA的领导者之一。

  据汽车预言家了解,早在2007年时,杜兹曼正式加入宝马集团,从F1车队动力总成主管到驾驶动态主管、动力总成主管,最终在2016年正式成为宝马集团董事,负责采购和供应商网络,他几乎可以称为是一位从技术前线走向幕后发展的领导。

  尽管杜兹曼在宝马是负责采购具体细分市场,但对于奥迪而言,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位“合格”的CEO。从目前的奥迪发展来看,该品牌更多的是倾向于采购和供应商关系,将大众集团的研发、技术等转化成奥迪品牌,这几乎完全与奥迪的属性相契合。

  另外,面对未来的新能源发展,奥迪计划到2023年底,预先投入400亿欧元用于固定资产、厂房设备以及研发投入等;到2025年拥有30款电动化车型,纯电动和插电混动技术车型将占品牌全球销量的30%以上。在一定程度上,这将是杜兹曼到奥迪的重要任务之一。

  在接受奥迪一系列挑战之前,杜兹曼在宝马对新能源汽车的长期发展已经与宁德时代完成了电池合作,同时在零部件采购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布局。对于走在新能源汽车发展道路上的奥迪而言,杜兹曼的在宝马的每一步都将成为其未来的有效参考。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十余年,杜兹曼在宝马从动力技术到采购、供应完成了企业发展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而这也是奥迪22个月“挖角”的重要因素。

  作者 | 王一萍 编辑 |王鑫

  ● ● ●

  9月15日,相关消息称宝马全球采购和供应商主管马库斯·杜兹曼(Markus Duesmann)将出任奥迪首席执行官一职。目前,宝马集团已经同意杜兹曼离职,他计划将在2020年4月1日正式上任。

  对于杜兹曼加入奥迪,这并不是一次车企简单的换帅过程。据了解,早在2018年时,大众集团已经开启了杜兹曼的挖角之路,但由于杜兹曼在宝马工作合同方面的原因,致使他最终只能推后上任奥迪CEO的时间。

  从肖特担任奥迪代理CEO职位到5个月正式转正,仅仅履行了半年的“新任CEO”之职后,如今奥迪CEO人选再次传出换人消息,杜兹曼随后将成为下一任的奥迪CEO。在整个过程中,有人评论奥迪CEO的更换太过频繁,其中甚至掺杂了一丝戏剧。

  虽然距离杜兹曼正式上任奥迪CEO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但在这位被耽误的CEO前,我们必须正视,杜兹曼的任务是什么?奥迪三年更换三位首席官的意义是什么?面对汽车行业当前的考验,奥迪的每一个动作都值得深入思考。

  1

  奥迪频繁换帅的背后思考

  法兰克福车展刚刚结束,杜兹曼即将担任奥迪CEO的消息迅速传开,这意味着在明年4月份之前,肖特担任奥迪CEO的时间只剩下半年左右,而他在任的时间也远不足一年。

  从大众“排放门”事件后,奥迪更换CEO的消息似乎一直处在行业的风口浪尖上。随着“排放门”事件的不断发酵,大众集团屡次被罚,而当时的高层也一次次被卷入其中,遭受相关执法部门的彻查。

  直至去年6月份,前奥迪CEO施泰德因试图隐瞒柴油排放调查相关证据在家中被德国慕尼黑检方逮捕。正是从那时起,时任奥迪市场和销售总监的肖特成为奥迪代理CEO。虽然此后施泰德缴纳保释金后被放出狱,但到10月份时,大众集团已经正式终止了双方合约。

  在近四个月的时间中,奥迪CEO从施泰德到肖特完成更换,这彻底结束了施泰德奥迪CEO的十年之路。如果说这次的CEO更换是形势所逼,那杜兹曼成为CEO则是奥迪所有布局中的一步。毕竟,当时肖特上任之时,杜兹曼已是他的“对手”之一,但由于个人原因,杜兹曼无法顺利上任。

  对于奥迪在短期内更换CEO,这在汽车行业中并不常见,尤其是在德国汽车制造商之中。面对奥迪的“个例”,相关分析人士认为,奥迪品牌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可以根据自身条件“自由”换帅,而非必须经过二至三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接班人培训。

  从品牌发展上看,奥迪与奔驰、宝马不同,它只是大众集团旗下一个单独的豪华品牌,相比其他两大豪华品牌而言,奥迪拥有更多的依附性,大众集团在高层管理、产品研发等各方面都将给予其便利。当奥迪人员架构面临更换的情况下,其无需因战略衔接、发展平稳等因素而有所搁置。换句话说,奥迪之所以能够在三年内三次换帅主要在于大众集团的背后支撑。

  2

  肖特注定是一个“过客”

  在施泰德离开之时,汽车行业没有进行过多的评论,似乎在位十年的他已经到了离任的时候。而对于肖特,随着杜兹曼即将上任,有人为他不值,也有人为他感到一丝幸运。

  去年6月份,施泰德被捕为奥迪CEO创造了一个新的机会。据汽车预言家了解,那时大众集团CEO迪斯眼中最适合担任奥迪CEO的人选是宝马前董事马库斯·杜兹曼,他希望杜兹曼能够接替施泰德。对于杜兹曼而言,他与宝马的合同还有近一年的时间,虽然当时杜兹曼表示由于个人原因将不再与宝马续约,但受竞业协议限制,他并不能立即上任。

  一年前,杜兹曼担任奥迪CEO进退两难。而肖特,作为奥迪的时任销售副总裁,他不仅行事低调,与“排放门”无太大关系,同时也在工作期间改善了奥迪在中国和德国经销商之间的关系,为奥迪当时的发展做出了成绩。因此才有了肖特的代理CEO,乃至转正之路。

  发展至今,杜兹曼与宝马渐渐解除合同关系,而奥迪也依然为他保留着CEO之位,使其能够在明年4月份顺利上任。从这一方面看,肖特成为奥迪CEO只是临时之举,或许起初之时,奥迪就已经将肖特作为CEO的一个过渡。

  除此之外,在肖特任职CEO的一年多时间中,奥迪的战略发展、财务营收并未实现突破性进展。作为销售出身的汽车高管,肖特只是在短期提升全球化销售规模,发挥奥迪产品线丰富优势。或许,肖特自身的工作经验也注定了他在CEO职位上的时间仅有一年。

  3

  杜兹曼“回归”奥迪

  相隔一年多,杜兹曼终究要回到奥迪CEO的位置上。

  杜兹曼是奥迪CEO的第一人选,这是奥迪在一年之前的重要规划,也是未来战略发展的重要一步。在外界看来,从宝马的高层领导到奥迪CEO,杜兹曼的工作属性决定了他是奥迪当下最适合的领导者。

  在杜兹曼不到三十年的工作履历中,他已经在奔驰、宝马两个豪华品牌中任职,加之明年4月份成为奥迪CEO,杜兹曼或将成为汽车行业中少有的经历过BBA的领导者之一。

  据汽车预言家了解,早在2007年时,杜兹曼正式加入宝马集团,从F1车队动力总成主管到驾驶动态主管、动力总成主管,最终在2016年正式成为宝马集团董事,负责采购和供应商网络,他几乎可以称为是一位从技术前线走向幕后发展的领导。

  尽管杜兹曼在宝马是负责采购具体细分市场,但对于奥迪而言,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位“合格”的CEO。从目前的奥迪发展来看,该品牌更多的是倾向于采购和供应商关系,将大众集团的研发、技术等转化成奥迪品牌,这几乎完全与奥迪的属性相契合。

  另外,面对未来的新能源发展,奥迪计划到2023年底,预先投入400亿欧元用于固定资产、厂房设备以及研发投入等;到2025年拥有30款电动化车型,纯电动和插电混动技术车型将占品牌全球销量的30%以上。在一定程度上,这将是杜兹曼到奥迪的重要任务之一。

  在接受奥迪一系列挑战之前,杜兹曼在宝马对新能源汽车的长期发展已经与宁德时代完成了电池合作,同时在零部件采购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布局。对于走在新能源汽车发展道路上的奥迪而言,杜兹曼的在宝马的每一步都将成为其未来的有效参考。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