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将“病床”搬进贫困患者的家

来源:www.zj-sanxiong.com.cn 点击:1408

  2019 河北新闻网

  ——威县实施家庭病床服务模式调查

  

  近日,威县固献乡卫生院医生王炳坤和护士贺晓琳到沙河王庄村建有家庭病床的于华章家里巡诊。图为贺晓琳在给家庭病床患者于华章检查血压。记者 张淑会摄

  在农村,很多贫困人员患病后不能及时治疗,往往使小病拖成大病,轻症发展成重病,进一步加重了他们的经济负担,使生活更加困顿。

  如何解决这部分人的看病就医问题,使他们摆脱因病致贫返贫的烦恼?近年来,威县探索实施了贫困人口家庭病床服务模式,收到了良好效果。日前,记者就此深入威县进行了调查采访。

  医生上门服务,省去患者奔波之苦

  “于大哥,您这段时间血压控制不错,其他治疗脑血管的药记得按时吃,饭后别总躺着坐着,慢慢走动走动。”近日,在威县固献乡沙河王庄村村民于华章家,来巡诊的乡卫生院医生王炳坤和护士贺晓琳一边给于华章检查,一边叮嘱他按时用药,注意康复锻炼。

  今年55岁的于华章10年前患脑出血,之后又发生过一次脑梗塞,虽两次急救都挽回了生命,但出院后就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既要料理家务,又要照顾于华章,生活的重担全部压给了妻子王玉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仅家里经济吃不消,而且每次带老于去医院看病检查时,我一个人特别吃力。”王玉群说,自去年申请了县里开展的家庭病床服务后,她轻松多了,丈夫的病情也大大好转。

  王玉群说的家庭病床服务,是威县2017年在实施“健康扶贫工程”的基础上,探索破解因病致贫难题的一个新探索。

  “因病致贫返贫,是当前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威县卫生健康局局长董贵龙介绍,在健康扶贫调研实践中,他们发现贫困人口有“两难”,一是健康意识差,对于疾病预防、慢性病诊疗缺乏应对措施,往往小病拖成大病;二是受多种因素限制,不能及时入院治疗。

  基于此,威县实施了贫困人口家庭病床服务模式,即在患有慢性疾病的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对其疾病发展的非急危重症过程中适合居家治疗者,建立家庭病床,由医务人员定期上门巡诊、治疗与护理,医药费用由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医疗救助资金给予重点解决。

  “有了医生的专业指导,长期卧床的老于经过一年多的功能锻炼,可以下地‘走’两步了……”王玉群说,她再也不用为丈夫去医院发愁了,也能腾出时间和精力干点农活了。

  在王玉群家的餐厅里,记者还注意到,餐桌上放着一个小药盒,里面分放着周一至周日早中晚要服用的药。墙上贴着一张“固献乡家庭病床患者就医指南”,上面也详细地记录着医生上门巡诊时间和药品名称及服用剂量。

  “县里刚开始推行这项服务时,我们就申请了建床。”王玉群介绍,建床非常方便,他们提出申请后,乡镇卫生院医生对其诊断确认,然后在医保审核备案后,乡镇卫生院就派医务人员和他们签订了服务协议。

  为了扎实推进这项工作落地实施,威县将其作为政府主导的服务项目,科学设定准入门槛,制定出台了《威县贫困人口病员家庭病床工作方案》《家庭病床管理规范》等,明确了家庭病床服务的目标任务、覆盖人群、诊疗服务、医保支付、医疗救助等一系列政策措施。

  “家庭病床实行家庭医生首诊、全程负责制,责任医师按病情对家庭病床患者进行分级管理,定期查床,并将病情变化、检查、治疗效果、诊断变更等及时计入病程记录。”董贵龙介绍,申请家庭病床的患者必须是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以及特困供养人员,最低生活保障家庭成员。

  医保政策跟进,医疗救助衔接

  家庭病床服务,不仅让贫困患者在家轻松方便地享受到了医院的医疗服务,还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医疗负担。

  “家庭病床发生的看病费用,医保可以报销。”王玉群说,现在,她丈夫一个月的医药费差不多要花200多元,但报销后个人支付的费用不到10元。

  “现行的医保政策是,患者住院时才能按规定享受住院报销政策。”董贵龙介绍,但对很多非急危重症患者来说,平时看病花费也不小,但如果住院治疗,又会在一定程度造成医保资金的浪费。

  针对家庭病床医疗费用医保无法报销的现状,威县进行了充分调研论证,建立了针对贫困人口家庭病床诊疗项目的医保专项基金,与乡镇卫生院年度定额费用分别使用。

  基金筹集标准按上年度贫困人口医疗总费用测算,单列科目,专款专用。在此基础上,威县还出台了《贫困人口家庭病床医保费用结算实施办法》,明确了符合项目要求的项目付费和床日付费,以及医保报销比例。

  据介绍,家庭病床患者的收费实行按项目收费和按床日收费并轨运行的收费管理方式。对病情稳定、治疗措施相对单纯的患者实行按床日收费,其他患者实行按项目收费。

  “家庭病床患者的病情不同,其医保待遇也不一样。”董贵龙介绍,根据病种,医保专项基金可为家庭病床患者提供75%-90%的报销额度。县里还积极做好医疗救助与医保报销的衔接工作,明确规定,纳入家庭病床管理的贫困患者,其医疗费用在医保报销之后,个人自付部分的合规医疗费用,通过医疗救助按80%解决,“这样下来,个人只需支付医疗总费用的4%。”

  为更好地服务患者,威县还落实了贫困人口“先看病,后付费”政策,家庭病床患者发生的诊疗费用,由乡镇卫生院先行垫付,患者撤床时进行结算并交纳个人自付费用。

  在家庭病床管理方面,威县明确了乡镇卫生院是家庭病床管理的主体。对此,各乡镇卫生院均成立了家庭病床科,安排专人为家庭病床患者服务,并建立健康全目标管理机制,明晰院长、主管院长、责任医师和护士的职责任务。

  记者在固献乡卫生院“家庭医生”办公室看到,墙上挂满了家庭病床相关内容的宣传牌。“我们院专门成立了家庭病床科,抽调4名全科医师和执业护士组成团队,深入农村筛选符合居家治疗条件的贫困患者,为其建立家庭病床,上门提供诊疗服务。”固献乡卫生院院长时丙合说,为这些患者制定居家治疗和护理方案,对健康饮食和健康生活方式予以干预和指导。

  据介绍,家庭病床服务项目在威县16个乡镇全面实施,贫困人口可根据实际情况随时申请或是撤销家庭病床。截至目前,该项目已为贫困人口建立家庭病床2119个,总医疗费用138万余元,其中医保报销110万余元,民政救助22万余元,做到了病种范围内贫困人口病员家庭病床全覆盖,有效提升了贫困人口医疗保障水平和医疗卫生服务能力。 (记者 张淑会)

  ——威县实施家庭病床服务模式调查

  

  近日,威县固献乡卫生院医生王炳坤和护士贺晓琳到沙河王庄村建有家庭病床的于华章家里巡诊。图为贺晓琳在给家庭病床患者于华章检查血压。记者 张淑会摄

  在农村,很多贫困人员患病后不能及时治疗,往往使小病拖成大病,轻症发展成重病,进一步加重了他们的经济负担,使生活更加困顿。

  如何解决这部分人的看病就医问题,使他们摆脱因病致贫返贫的烦恼?近年来,威县探索实施了贫困人口家庭病床服务模式,收到了良好效果。日前,记者就此深入威县进行了调查采访。

  医生上门服务,省去患者奔波之苦

  “于大哥,您这段时间血压控制不错,其他治疗脑血管的药记得按时吃,饭后别总躺着坐着,慢慢走动走动。”近日,在威县固献乡沙河王庄村村民于华章家,来巡诊的乡卫生院医生王炳坤和护士贺晓琳一边给于华章检查,一边叮嘱他按时用药,注意康复锻炼。

  今年55岁的于华章10年前患脑出血,之后又发生过一次脑梗塞,虽两次急救都挽回了生命,但出院后就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既要料理家务,又要照顾于华章,生活的重担全部压给了妻子王玉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仅家里经济吃不消,而且每次带老于去医院看病检查时,我一个人特别吃力。”王玉群说,自去年申请了县里开展的家庭病床服务后,她轻松多了,丈夫的病情也大大好转。

  王玉群说的家庭病床服务,是威县2017年在实施“健康扶贫工程”的基础上,探索破解因病致贫难题的一个新探索。

  “因病致贫返贫,是当前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威县卫生健康局局长董贵龙介绍,在健康扶贫调研实践中,他们发现贫困人口有“两难”,一是健康意识差,对于疾病预防、慢性病诊疗缺乏应对措施,往往小病拖成大病;二是受多种因素限制,不能及时入院治疗。

  基于此,威县实施了贫困人口家庭病床服务模式,即在患有慢性疾病的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对其疾病发展的非急危重症过程中适合居家治疗者,建立家庭病床,由医务人员定期上门巡诊、治疗与护理,医药费用由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医疗救助资金给予重点解决。

  “有了医生的专业指导,长期卧床的老于经过一年多的功能锻炼,可以下地‘走’两步了……”王玉群说,她再也不用为丈夫去医院发愁了,也能腾出时间和精力干点农活了。

  在王玉群家的餐厅里,记者还注意到,餐桌上放着一个小药盒,里面分放着周一至周日早中晚要服用的药。墙上贴着一张“固献乡家庭病床患者就医指南”,上面也详细地记录着医生上门巡诊时间和药品名称及服用剂量。

  “县里刚开始推行这项服务时,我们就申请了建床。”王玉群介绍,建床非常方便,他们提出申请后,乡镇卫生院医生对其诊断确认,然后在医保审核备案后,乡镇卫生院就派医务人员和他们签订了服务协议。

  为了扎实推进这项工作落地实施,威县将其作为政府主导的服务项目,科学设定准入门槛,制定出台了《威县贫困人口病员家庭病床工作方案》《家庭病床管理规范》等,明确了家庭病床服务的目标任务、覆盖人群、诊疗服务、医保支付、医疗救助等一系列政策措施。

  “家庭病床实行家庭医生首诊、全程负责制,责任医师按病情对家庭病床患者进行分级管理,定期查床,并将病情变化、检查、治疗效果、诊断变更等及时计入病程记录。”董贵龙介绍,申请家庭病床的患者必须是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以及特困供养人员,最低生活保障家庭成员。

  医保政策跟进,医疗救助衔接

  家庭病床服务,不仅让贫困患者在家轻松方便地享受到了医院的医疗服务,还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医疗负担。

  “家庭病床发生的看病费用,医保可以报销。”王玉群说,现在,她丈夫一个月的医药费差不多要花200多元,但报销后个人支付的费用不到10元。

  “现行的医保政策是,患者住院时才能按规定享受住院报销政策。”董贵龙介绍,但对很多非急危重症患者来说,平时看病花费也不小,但如果住院治疗,又会在一定程度造成医保资金的浪费。

  针对家庭病床医疗费用医保无法报销的现状,威县进行了充分调研论证,建立了针对贫困人口家庭病床诊疗项目的医保专项基金,与乡镇卫生院年度定额费用分别使用。

  基金筹集标准按上年度贫困人口医疗总费用测算,单列科目,专款专用。在此基础上,威县还出台了《贫困人口家庭病床医保费用结算实施办法》,明确了符合项目要求的项目付费和床日付费,以及医保报销比例。

  据介绍,家庭病床患者的收费实行按项目收费和按床日收费并轨运行的收费管理方式。对病情稳定、治疗措施相对单纯的患者实行按床日收费,其他患者实行按项目收费。

  “家庭病床患者的病情不同,其医保待遇也不一样。”董贵龙介绍,根据病种,医保专项基金可为家庭病床患者提供75%-90%的报销额度。县里还积极做好医疗救助与医保报销的衔接工作,明确规定,纳入家庭病床管理的贫困患者,其医疗费用在医保报销之后,个人自付部分的合规医疗费用,通过医疗救助按80%解决,“这样下来,个人只需支付医疗总费用的4%。”

  为更好地服务患者,威县还落实了贫困人口“先看病,后付费”政策,家庭病床患者发生的诊疗费用,由乡镇卫生院先行垫付,患者撤床时进行结算并交纳个人自付费用。

  在家庭病床管理方面,威县明确了乡镇卫生院是家庭病床管理的主体。对此,各乡镇卫生院均成立了家庭病床科,安排专人为家庭病床患者服务,并建立健康全目标管理机制,明晰院长、主管院长、责任医师和护士的职责任务。

  记者在固献乡卫生院“家庭医生”办公室看到,墙上挂满了家庭病床相关内容的宣传牌。“我们院专门成立了家庭病床科,抽调4名全科医师和执业护士组成团队,深入农村筛选符合居家治疗条件的贫困患者,为其建立家庭病床,上门提供诊疗服务。”固献乡卫生院院长时丙合说,为这些患者制定居家治疗和护理方案,对健康饮食和健康生活方式予以干预和指导。

  据介绍,家庭病床服务项目在威县16个乡镇全面实施,贫困人口可根据实际情况随时申请或是撤销家庭病床。截至目前,该项目已为贫困人口建立家庭病床2119个,总医疗费用138万余元,其中医保报销110万余元,民政救助22万余元,做到了病种范围内贫困人口病员家庭病床全覆盖,有效提升了贫困人口医疗保障水平和医疗卫生服务能力。 (记者 张淑会)